学长塞跳D开最大挡不能掉:被各种怪物高H双性

wenziye1 发布于 2021-11-11 06:32:34
谜面
被各种怪物高H双性
谜底
哪怕最坏的处境,也比这个强吧?

“罗琳,你竟然株连无辜的人……我们没有背叛你啊。”

有人喊道。

“卡比说了,我敢杀他,他这一氏族,必定会为他报仇,所以……你们也得死。”

罗琳冷声道。

“我不灭整个氏族,只杀你们,已经很仁慈了。”

听到罗琳的话,他们都傻眼了。

“罗琳,我……我错了,这件事情跟他们无关。”

亲王也缓过神来了,求饶道。

“放过他们,也放过我,我保证不会再与你为敌……”

“现在说这个,你觉得还有意义么?”

罗琳摇头,杀意弥漫。

“这算是诛九族了吧?”

赵老魔问道。

“应该还算不上。”

雷公摇头。

“不过这亲王的脑子,指定是有什么大病……”

“呵呵。”

众人都笑了,确实。

“血皇饶命……”

“罗琳,你杀了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我错了,再给我个机会……”

“唔唔唔……”

现场,各种声音,很是嘈杂。

血族的人,也越聚越多了。

没人求情,他们都能看出罗琳的杀意。

谁敢在这个时候求情,很有可能也难逃一刀。

至于光明教廷的人,很多血族看着他们的目光,都透着恨意。

光明教廷的强者来这里,完全以主人自居了,就差直接奴役他们了。

尤其昨晚一战,死了很多血族成员。

死去的人中,有他们的兄弟姐妹,甚至父母至亲。

要不是罗琳等人在,他们恨不得都冲上去,打杀了费格森等人。

“都安静一下……”

吉尔亲王见罗琳目光扫过全场,忙大声道。

随着吉尔亲王的话,嘈杂的现场,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看向了罗琳。

哪怕之前对罗琳没那么认可的人,此刻也没任何不服了。

这个女人,很强大。

不说别的,她在重伤的情况下,能杀出重围,并且再杀回来,灭光明教廷诸多强者……光凭这个,他们也不得不服气。

“拜见血皇大人……”

忽然,有人大声道。

“拜见血皇大人……”

越来越多的人,单膝跪地,大声吼道。

罗琳看着他们,目光变幻几下。

她杀上任血皇,杀诸多强者,凭一己之力,震慑血族,成为新一代血皇。

血族,看似没有反对的声音,但同样也没有太多支持的声音。

她很清楚,他们并不认可她来做这个血皇。

女人做血皇,血族历史上,也没这回事儿。

事实上也是这样,在她重伤逃出阿米亚谷时,她的支持者,寥寥无几。

她的心腹,大多战死。

也正是因为这个,罗琳恨背叛她的人,甚至……恨整个血族。

她要王者归来,要让阿米亚谷血流成河……不光要杀背叛她的人,也要杀冷眼旁观的人。

可昨晚一战,看着血族成员,为了血族,为了她,前仆后继而死时,她震撼了,也感动了。

他们,认可了她。

所以,她的一些想法,也不可避免的改变了。

血族,是她的家。

她要带领他们重回巅峰,而不是要杀死他们……

他们旁观,是因为她不得人心。

他们赴死,是因为他们觉得她值得他们赴死!

“今日过后,罗琳这个血皇,稳了。”

萧晨见此一幕,轻声自语。

他想到了他在乌斯山脉,狼人一族对他也是如此认可的。

老族长都说,他如今是狼人一族的灵魂,是年轻狼人们的偶像。

他们认可他为狼王。

而血族,也认可罗琳为血皇!

“上一代血皇,也做不到如此吧。”

有血老看着眼前一幕,也颇为震撼。

“她是个合格的血皇了,我相信……她会带领血族,再回巅峰。”

“是啊,我们以前对她,过多偏见了……她不再是血后罗琳,而是血皇罗琳!”

几个血老低声议论,互相看看,往前一步,恭敬躬身:“拜见血皇!”

“拜见血皇……”

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声势震天。

罗琳目光扫过全场,深吸一口气,心情激荡。

当初,他们也曾拜见于她,但没多少人发自内心。

现在,不一样了。

“各位……”

罗琳缓缓开口。

现场,瞬间安静下来。

哪怕是背叛的亲王、血老以及费格森等人,也不再嚷嚷,看了过来。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情……”

罗琳看着众人,沉声道。

“不管如何,犯我血族者,杀无赦……昨晚一战,太多人为血族而死,今天,我们要为他们报仇!”

“报仇!报仇!报仇!”

众人齐声大喝,看着费格森等人目光,犹如一把把刀,充满杀意。

费格森等人脸色发白,心中绝望更浓……除非有神明亲至,不然谁能救了他们?

“我把这个报仇的机会,给你们,给血族的年轻人……”

罗琳指着费格森等人,冷声道。

“谁想报仇,可以上去报仇,以他们的鲜血,来祭死去的人……”

听到罗琳的话,血族众人一愣,让他们动手?

这出乎他们的意料。

“我来!”

忽然,有年轻人冲了出来,杀气腾腾。

他眼睛赤红,带着痛苦之色。

昨晚一战,他相依为命的大哥,死了。

当时,他也想往上冲,被他大哥拦住……然后,他大哥冲了上去。

然后,没有然后了。

他活着,他大哥死了。

敌人太强,他们明知是死,也悍不畏死。

“我要为我大哥报仇!”

年轻人瞪着费格森,咬牙道。

“好。”

罗琳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我给你这个机会,还有谁?”

“我……”

“我也要报仇!”

“我弟弟也死在了他们手上……”

“杀!”

不少年轻人,都冲了出来。

“只有年轻人可以么?我也想报仇啊。”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缓缓走出。

他神色憔悴,昨晚一战,他两个儿子,皆战死。

“可。”

罗琳看着老者,点点头。

“那还有我……”

越来越多的人,站了出来。

“不……”

费格森等人看着他们,身子颤抖着。

这么多人,一人一拳,也足以要了他们的命啊!

“去吧,为你们的亲人报仇……”

罗琳指着费格森等人,说道。

“死去的人,不能白死……他们,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杀……”

年轻人们大吼一声,齐齐冲了上去。

有人开启了异化,露出了獠牙。

他们要吸食他们的鲜血,才能解恨!

“你让他们亲自报仇,出乎我的意料。”

萧晨看着罗琳,说道。

“你说得对,我该认可血族,认可血族的年轻人……所以,我要给他们一个机会。”

罗琳认真道。

“呵呵,恭喜你,成为血族的血皇,真正的血皇。”

萧晨轻笑。

“谢谢,狼王。”

罗琳也笑道。

她不是以‘罗琳’的身份,萧晨也不是她的主人。

她是以血皇的身份,面对的是狼王。

“啊……”

惨叫声,响起。

有光明教廷的顶级强者,被击杀了。

他们身上,有多处血洞,鲜血被吸食了。

同时,也有很多伤口。

费格森等人,还在坚持着,毕竟他们实力极强……哪怕受了伤,但实力仍在,想要破开他们的防御,很难。

这些年轻人们,实力也就那样……不过,就算破不开防御,他们也如昨晚赴死的血族那般,锲而不舍。

他们要报仇!

“萧晨,罗琳,放过我……”

费格森再求饶,被一群吸血鬼围着,实在是太可怕了。

哪怕他暂时能坚持住,但也不会坚持太久……

“啊……”

有血族亲王支撑不住了,被破开了防御。

虽然吸血不能要了他们的命,但有人手中的刀,不断落在他们的身上。

十分钟后,只剩下费格森等少数几人,在苦苦坚持了。

有年轻人跌坐在地上,他们已经没什么力气了。

也有的年轻人,就地修炼起来。

刚才,他们吸食了强者的鲜血,浓郁的能量,让他们很不舒服,必须得消耗才行。

“他们的血,能变强啊?”

赵老魔问道。

“嗯,有能量……怎么,你要去吸几口?”

萧晨笑道。

“我?我就算了……我又不是吸血鬼,无法从血液中提取能量。”

赵老魔摇摇头。

要是可以的话,他还真就上去了。

什么吸血不吸血的,变强才是硬道理啊。

“啊……”

烟斗男惨叫起来。

“萧晨,罗琳,光明神会为我报仇的……啊……”

萧晨看了过去,目露不屑,指望光明神报仇,还不如指望他自己吃饭噎死呢。

这临死的威胁和诅咒,真是没什么意思。

“啊……”

费格森嘶吼着,他也坚持不住了。

他后悔来阿米亚谷了,本以为是个捡功劳的机会,结果却要命丧于此。

他不甘心。

可不甘心,又能如何?

光明神不可能来救他

在今日之前,费格森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会被吸血鬼杀死。

而且,还是被吸光鲜血而死。

他能清楚感受到,他的鲜血流出……浑身,渐渐冰冷无力。

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不清。

“萧晨……罗琳……光明……”

费格森断断续续自语着,逐渐没了动静。

围着他的年轻人们,纷纷后退。

唰。

罗琳出现了,她上前看了眼,确定了费格森的死亡。

“神魂未死……”

萧晨提醒了一句。

“交给你吧。”

罗琳抬头。

“不是对你有用么?”

“还行,不是巨头,也没啥太大的用。”

萧晨说着,缓步上前,亮出了轩辕刀。

不光是费格森,烟斗男他们的神魂,也很强大。

他们始终没出现,显然是想找机会逃走。

唰。

一道虚影,以极快速度激射而出。

金芒一闪,拦住了虚影。

“萧晨!”

惊怒的声音响彻全场。

下一秒,金芒搅碎了虚影,瞬间吞噬了。

就在轩辕刀吞噬的时候,又有两道虚影出现,想要趁机逃走。

不过,萧晨早有准备,哪会给他们机会逃走。

领域出现,虚影动作一顿。

“萧晨,我们已经‘死’了,你都不给机会……”

“死了?呵呵,既然死了,那就要死得彻底才行啊。”

萧晨微笑道。

“不……”

一道虚影,挣开了领域。

不过下一秒,他就绝望了。

老族长出现了。

老族长立于上空,光是那恐怖的威压,就让虚影颤动,差点崩碎。

“老族长,这个送你了。”

萧晨说了一句。

“见者有份嘛。”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老族长说完,抬起右手,猛地一握。

“啊……”

虚影不受控制飞了过去,根本无法挣脱。

“那小子说得对,不是巨头,没什么太大的用。”

老族长摇摇头,勉强吞噬了吧,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啊。

轰。

虚影爆开了。

老族长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萧晨缓缓落在地上,轻抚骨戒,确实有点不够量啊。

“把他们脑袋割下,摆在血池边……”

罗琳目光扫过几具尸体,冷声道。

“是。”

有人应声。

“稍后,举行仪式,死去的人,沉入血池……他们的名字,也刻在血池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