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眼乖乖撅高扇肿(把屁股眼扒开主人打)全文阅读

wenziye1 发布于 2021-08-07 01:55:34
谜面
菊眼乖乖撅高扇肿(把屁股眼扒开主人打)全文阅读
谜底
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男人是拿钱办事的,这么说冠荣华是无辜的喽!

  群众想来都是墙头草,风向往那边吹,他们的嘴便偏向那一边,而这一次冠荣华显然是赢了的。

  荣华馆的医师很是得意,他们是接到消息过来帮忙的,果真帮了不小的忙,面上也开始洋洋得意了起来。

  “看吧,我就说冠姑娘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神医了,不管某些什怎样栽赃陷害,都没有用。”

  “看来我们还真是冤枉她了!”

  众人自发的开始反思,全然忘记了自己刚才是怎样的咄咄逼人。

  周围聚拢起来等着看热闹的群众也开始纷纷散去。

  “真没意思,走了走了!”

  他们本就是带着凑热闹,没事做的心态聚起来的,这会没了热闹,自然自行散去。

  还有刚才被怂恿气势汹汹的赶过来的找事的人,看到有人被抓,立刻像缩头乌龟一样偷偷溜走了。

  冠荣华也不在意,只要她盯上的几个人到手了,也就没什么顾虑了。

  这会,几个带头闹事的人已经被高风紧紧困住,随意地扔在地上,装模作样的要送去官府。

  实际上,这些人都被高风从后门进入,带进了神医府的小院。

  这主意还是金英提出的,毕竟这事有关神医府的声誉,百利而无一害,冠荣华想想便答应了。

  只是,等该走的人都走了,剩下的两个人火药味十足。

  冠荣华轻点太阳穴,暗想这个慕胤宸嘴上说着不在乎,这会看到许愿还是发作了。

  慕胤宸那双如刀锋一般锐利的眸子定定地望向许愿,而许愿也不退缩,回望了回去。

  那架势好像是一个在撵人,一个拒绝主动退出。

  而慕胤宸就是那个主动发起进攻的头狼,许愿紧紧守护着自己的方寸之地。

  冠荣华无奈,开口对慕胤宸说道。

  “你怎么过来了?”

  毕竟慕胤宸是正主,好歹得给些面子,才不至于失去了平衡。

  慕胤宸冷冷地轻哼一声,“怎么,我不能来吗?”

  “当然可以,嘿嘿。”

  冠荣华好说话的赔笑道,这个时候许愿开口了。

  “荣华,我这胸口这两天有些不舒服,你能不能给我看看。”

  “是什么时候的事!”

  冠荣华眉头促起,许愿从前身体受到的伤害不少,会出问题也是很正常的。

  这样的回话却让慕胤宸听出了几丝关心的姿态,当即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有病就去医馆,来这里做什么?”

  “冠神医医书超群,她来看我放心。”

  许愿似是没有听懂慕胤宸话里的夹枪带棒,笑容更盛的回怼了回去。

  金英站在一旁却听得瑟瑟发抖,这个许公子简直就是作死第一人啊。

  谁不知道得罪了太子殿下的人一般都没有好下场,坊间可是传闻太子殿下心狠手辣,做事果决的。

  果然,许愿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慕胤宸脸色更冷,周围萦绕着一群黑雾,经久不息,并且能影响地周围人也开始觉得有一阵阴风拂过。

  冠荣华连忙打圆场,走过去搀扶住慕胤宸的手臂说道。

  “你看今日那几个人在我神医府的门口惹了多大的麻烦,不如你先下去审问审问,如何?”

  从众人的角度看过去,只知道冠荣华一脸温柔地对慕胤宸笑魇如花,实际上冠荣华的小手在慕胤宸的腰间拧出一个小结。

  看到冠荣华又是讨好又是威胁的模样,慕胤宸心中呼出一口气。

  罢了,就听这女人一次吧。

  慕胤宸也不再看许愿,仿佛多看一眼都是脏了他的眼睛,头也不回的就走出了大堂。

  许愿则是在背后露出胜利的微笑,在冠荣华转身的一瞬间又快速收敛,做出一副心痛的模样。

  冠荣华并没有察觉到异样,她现在只想尽快给许愿治病,好请走这尊大佛。

  一边把脉,冠荣华也不忘说教许愿,在她心里许愿已经是可以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了,毕竟许愿为了她付出了不少的牺牲。

  但为了她和慕胤宸之间的感情可以和睦,冠荣华不介意在必要的时候远离许愿。

  “你今日是怎么回事,怎么连他都得罪,不知道我私下很不好处理吗?”

  许愿仍旧笑的没心没肺,但笑容里始终有一丝愧疚。

  “不好意思啦,实在是没忍住。”

  许愿挠了挠后脑勺,今日之事也是慕胤宸先挑衅他的,他迫不得已才回击。

  原本他也没打算在这里跟慕胤宸闹矛盾,听冠荣华这么一说,心里倒真的多出了些许愧疚。

  冠荣华摇摇头,神情有些寡淡地说道。

  “你不该在我身上耗费心力了,以后将我当做最好的朋友,否则我也不敢保证会不会远离你。”

  “不不不,我们确实是最好的朋友。”

  许愿听到远离这两个字,仿佛触电一般,连忙摆手。

  别人永远体会不到,当冠荣华说要远离自己的时候,他的心里有多恐惧,仿佛要被人掏空一般。

  “那就最好,这世上还是有许多很好很漂亮的女孩子,只要你愿意去找,一定会有的。”

  “嗯。”

  可是没有人,会如同你这般救我,如同你这般对我信任如斯,也不会有了,许愿在心里这样想着。

  却没有说出口,这番话现在说出口,就如同表达他的心意一样不堪。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不舒服的。”

  “大概两天前吧。”

  “那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

  许愿苦笑,若非真的忍不住,他一直自己强行压抑自己的思念,试图用病痛来驱赶思念,可是不行。

  等来的时候,就见到神医府的危机,能帮到冠荣华她最开心不过了。

  最后,冠荣华得出许愿的病是被他自己给逼出来的,只有疏通心里的疙瘩,才能彻底的好起来。

  这会她只能用银针疏导他身体上的病痛,并不能真的解决问题。

  “没事去吃吃美食,找一些自己的爱好,也许会更好。”

  做为一个优秀的医师,冠荣华给了许愿最好的建议,其他的她无能无力。

  许愿虽然每天都将笑容挂在脸上,但冠荣华知道,他脸上的笑容有多深,心里的问题就有多么严重。

  冠荣华心有不忍,没有在许愿看完病的第一时间赶走他,而是任由他在府里头转悠。

  不过冠荣华没有允许他去慕胤宸所在的地方,不然又是一件麻烦事。

  “姑娘,奴婢就发现最近许公子的脸色很不好,虽然他脸上在笑着,可是奴婢总觉得藏了许多事。”

  冠荣华倪了崔蝶一眼,没想到崔蝶这个傻丫头也看出来了。

  “你也看出来了。”

  “怎么,姑娘您是小瞧奴婢么,奴婢可是有火眼金睛的,不过许公子到底是出了什么事,竟然是这个样子。”

  “慰问许公子的事情以后就交给你了,照顾好他。”

  冠荣华顺势将崔蝶推了出去,崔蝶立马急了,忙道。

  “奴婢知道错了,奴婢只想一心侍候在姑娘身边,从来没有想过另寻他主啊!”

  冠荣华也是乐的崔蝶吃瘪的,嘲笑两声便解释道。

  “听你这么说,我也放心不下许公子,只是请您抽空去看看,没别的。”

  “奥奥。”

  崔蝶懵懂的点点头,到现在也没有从冠荣华的坑里走出来。

  半晌,才气急败坏的一跺脚,这个时候冠荣华已经与慕胤宸同处一室了。

  她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与慕胤宸较量,天生的畏惧。

  只能心中暗道,小姐真是太狡猾了!

  暗牢中,

  被抓住的几个人被堪堪的捆绑在柱子上,所有人的身上都没有血痕,可是脸上却有数不清的恐惧。

  没有人知道他们这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受到了怎样的折磨,简直永生难忘。

  “说。”

  慕胤宸口中冷冷吐出一个字,所有人都牙齿发颤,浑身抖如筛糠,想要开口,无奈……

  冠荣华笑的温和,上前轻轻拉了拉慕胤宸的衣角,开口道。

  “你吓到他们了。”

  冠荣华笑魇如花,在这昏暗的地下室里如同一轮明月照进来。

  对于几个受尽折磨的人来说,这更像是另一个微笑着的恶魔,竟然能轻描淡写的说出这种话。

  慕胤宸轻轻撇了冠荣华一眼,他想,如果没有刚才那事,这几人或许会好受许多。

  “太子殿下让你们说话呢,你们怎么不说,万一又不说,我可保不了你们。”

  “说说,我,说……”

  刚才那个最后被慕胤宸挑起来的奸细颤抖的开口道。

  “哦,先说说性命,身份等等,我们想知道的。”

  冠荣华上前一步站在那人跟前,似乎主宰了一切,慕胤宸则是默默地靠在背后的桌子上,将主场交给冠荣华。

  “我叫李强。是个侍卫,我家里有一个老母,有一个姐姐……”

  “那个府上的侍卫?”

  “尚,尚书府!”

  听到这里,冠荣华立时就想到,前些日子将自己堵在哪里,硬说自己犯了杀人罪的苏宁儿。

  那人的父亲不正是个尚书么,八成就是了。

  “礼部尚书?”

  冠荣华皱眉问道。

  “是,没错!”

  冠荣华回过头看了慕胤宸一眼,又问那人道。

  “那究竟是那个主子指使的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