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自由阅读的小说 悖论 快穿之禁忌攻略全文免费阅读

wenziye1 发布于 2021-08-04 09:36:16
谜面
御书屋 自由阅读的小说 悖论 快穿之禁忌攻略全文免费阅读
谜底
边秋整整在家里看了三天心理学的书,都没有琢磨出来里面的玄机。

  第四天的时候,陈凯托人带话,让他速度快点,不然就按照道上的规矩,剁掉他的手指。

  边秋看着自己纤细白嫩的手指,不由汗毛倒立,觉得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下去了,得想想办法。

  于是边秋从书店买了几本晦涩难懂的书,又来拜访程北沐。

  “北沐哥,我这几天看书有几个不懂的地方,你能帮我讲解一下吗?”

  这也算是他这些天看心理学学到的知识,登门槛效应,俗称得寸进尺,他先用一些微不足道的要求让程北沐满足他,然后再循序渐进,提出更高的要求……上个床什么的就能水到渠成了。

  只有高中文凭的边秋,恐怕这辈子都没想到过,自己会通过读书,来实现他勾引男人的目的。

  程北沐接受的似乎比想象中的要顺利。

  他一听到对方如此好学,就愈发觉得这种通过知识洗涤心灵的方法很有效,乐呵呵的接过他手中的书本,问他:“可以啊,哪里不懂?”

  “哪里都不懂。”边秋嘟着小嘴,身子不由自主的朝他靠,他今天穿了一件V领的polo衫,仰起头的时候,正好能让程北沐看到他胸前白皙的皮肤。

  然而这么美好的景色却没有吸引到程北沐,他此时的注意力全部都在手中的书本上。

  《尤利西斯》???

  这是什么鬼东西啊!

  翻开书本,内容更是让他头晕目眩,里面充满了大量拉丁文、古英语、法文、梵文等诸多古文字,文章内容与西方文学、后现代主义密不可分。

  不就让边秋看个心理学的书,怎么给整出本世界名著来?

  最关键的是这本名著学术之深奥,文字之复杂,程北沐完全看不懂啊!

  冷汗开始一点一点往额头外渗,程北沐觉得自己“老师”的身份被羞辱,扣上书,极力表现出泰然自若的样子:“这本书对你现阶段的文化程度来说有些晦涩,我给你讲了你估计也听不懂,还有什么别的方面不懂吗?”

  “有啊。”边秋笑眯眯的看着他:“我上次在北沐哥书房里看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精密仪器,回来查了好多资料都不知道那是什么,北沐哥可以带我再去看看吗?”

  程北沐一脸懵,他怎么就不知道自己书房里有什么所谓的精密仪器?

  不过看边秋笑容和善,眼神里布满了对知识的渴望,热衷传教的程北沐爽快答应了。

  想来应该是以前的程北沐藏了什么宝贝玩意吧。

  他领着边秋来到书房找了半天,还是没有发现什么精密仪器,于是问对方:“你说的东西在哪儿呢?”

  边秋指着书架后面的空间:“在那里,我上次在那里看到的。”

  看着程北沐朝书架走去,边秋向后退了几步,手悄悄的伸向房间里的吊灯开关,随后“啪”的一声,书房变得一片漆黑。

  “哎呀!怎么突然没电了?好黑……北沐哥你在哪儿?我好怕……”

  边秋边在黑暗里摸索着,边带着哭腔寻找程北沐。

  这也是他在那几本心理学书上学到的,黑暗效应,借看不清对方的黑暗环境,减少彼此的戒备感,从而产生依赖感……没准摸到程北沐的时候,两人就已经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程北沐要知道他给边秋的那几本心理学书让他这么“学以致用”,估计这辈子都不敢让老师给他的实习报告上打“优”了。

  就在边秋计划好一切,准备向程北沐投怀送抱的时候,对方突然大喊一声:“别动!你站在原地别动!”

  边秋愣了下,竟真的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书房在别墅的背阳处,灯一关屋里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感官的功能在黑暗里被无限放大,边秋甚至能隐约听到程北沐那富有荷尔蒙的磁性呼吸。

  当他以为程北沐会突然抱起他,将他狠狠按到墙上,进行着某种粗暴刺激的运动时,耳边却传来了程北沐冷静清晰的声音:“人从亮处突然变暗时,什么也看不见是正常的,这是生理学上的暗适应。你现在只需要闭上眼睛深呼吸,心里默数十秒,让眼睛的感受性相应地发生由低到高的变化,再睁开眼睛就能看清了。”

  边秋:“……”

  程北沐因材施教,决定以身示范,闭上眼睛默数了十秒后,再睁开眼睛,果然看到边秋站在靠墙边的位置。

  他开心的笑了:“你看,我能看见你了,你就站在墙边对不对?快闭上眼睛,自己也试一试!”

  我试你妈了个B!

  边秋在心里飚出一句脏话,气的浑身颤抖。

  就在他琢磨着怎么让这个傻逼直男开窍,不要再给自己灌输理论知识的时候,门突然“咯吱”一声被打开,走廊的光线瞬间照亮了漆黑的书房。

  叶思瑶的身影出现在房门口。

  “你们……”叶思瑶看到边秋那张憋红的脸,瞬间明白了一切,连忙充满歉意的向后退:“对不起,我不知道书房有人,我只是想进来拿本书……”

  “你来的正好!”程北沐大步走到他面前,握住他的手温柔道:“书房的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坏了,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叫阿亮找人来修。”

  说完就径直走出房门,丝毫没有怀疑房间的灯本来就是好的。

  叶思瑶目送他彻底离开后,伸手触碰吊灯开关,“啪”的一声,房间重新恢复光亮。

  边秋被光刺得眯起眼睛,等他适应了灯光后,发现叶思瑶已经走到他身边,睥睨的看着他,脸上面无表情。

  两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谁也没有必要再装下去了。

  边秋对上他的目光,冷笑道:“你来的还挺是时候。”

  叶思瑶静静的看着他,也不说话,那双浅褐色的眸子发出的骇人光芒,似要把他看穿。

  边秋被他这样的眼神弄得心里有些犯怵,但还要强装镇定的仰起头:“你、你想干嘛?”

  叶思瑶俯下身,停靠边秋的耳边,张开嘴,嘴唇微微动了动,随即又重新站直了身子,露出了那标志性温和的笑容,还是那般从容不迫,毫无阴霾。

  但这一次,这个能迷惑众人的笑容让边秋感觉到了莫名的恐惧,他望着叶思瑶转身离去的背影,心脏紧张的怦怦直跳,额头也冒出了阵阵冷汗,身子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

  因为他清楚的听到了,叶思瑶临走前在他耳边说的那句话——

  “我想要你死,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