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几天没做都湿成这样漫画 宝宝我找到你的敏感点了

wenziye1 发布于 2021-08-04 01:46:31
谜面
宝宝几天没做都湿成这样漫画 宝宝我找到你的敏感点了
谜底
市文化艺术中心经费有限,不可能坐头等舱。杨光、宋青山和韩路三人挤在飞机最后一排,背后就是厕所,倒也方便。

  只是这飞机噪音实在太大,旁边又是乘客往来不息出恭,很烦。

  韩路就开玩笑说老杨你好歹也是正处,跟你混待遇真差啊。同样是正处,你怎么不是个县长呀?

  老杨说去去去,能一样吗?

  飞行时间实在太长,那个时候乘机要关手机。韩路旅途无聊,也管不了那么多,就掏出笔记本打开了,看视频资料。

  资料是这一批学员的毕业会演,前翻戏校那边把资料传给韩路。因为走得急,单位的领导们都还没来得及看。

  韩路坐在杨光和宋青山中间,见他在看视频资料,两人同时把脑袋伸过来。

  两人年纪都大,精神不好,有点懒政的意思,日常工作甚至业务上韩路都已经开始拿头。

  韩路就掏出事先打印好的纸质名单,对照着学员的表演一一介绍,这是某某某,多少岁了,籍贯那里,是武生,曾经获得过什么荣誉,毕业考试专业和文化课成绩多少多少……云云。

  这次要接的委培生有十三人,很不吉利的数字。

  共十一女二男,阴阳比例失调。

  韩路就笑道:“姑娘实在太多,我倒情愿都是男的。现在单位就没有什么节目可演,中心两百来号人,年纪都大,成不了什么事。毕业分配的男演员就算上不了舞台,好歹也能干些其他事情,哪怕去停车场收费也好呀。”

  当然,这就是说个笑话。单位的正式工可都是带编制的,人家才不肯干这种看起来不体面的工作。而且,专业演员培养起来不容易,单位也舍不得他们在外面风吹日晒雨淋荒废了业务。

  韩路:“现在男演员实在太稀缺,这批只有两个,老实说有点令人失望。”

  这倒是实话,传统类戏剧其实很多高难度形体动作的。而女性先天在形体柔韧度核心力量上都强过男性,对于形体美的表现力和悟性也占强。所以,女演员的数量比男演员要多上一个级数。

  不但传统戏剧,舞蹈类更是如此。

  前一段时间,韩路去省城参加一个文艺工作者大会的时候,就听省里一个专业舞蹈团的人说,他们那边已经没有男舞蹈演员了,有的节目都没办法排。男舞蹈演员的演出费更是水涨船高,到如今已经是女舞蹈家的四到五倍。国内如此,国外更是这样,即便是百老汇也不例外。

  听韩路这么说,宋青山道金沙就是一座移民城市,民间风俗在西南省就是特殊的存在。西南省重女轻男,而金沙则种男轻女。一家但凡生了个男孩,那可就是全家人的希望,从小就得狠狠读书,怎么可能送来学戏。学成也就罢了,学不成,那不就费了。因为,以前各大文艺团体招收委陪生的时候,大多是小姑娘,碰到一个小男孩来报名,考核老师眼睛都是绿的,标准也要松上许多。

  讲到这里,宋青山叹息:“民风还是有点传统,觉得一大老爷们儿在舞台上演戏,那就是戏子,家里人面子上挂不住。但凡有点家底子的,都不会让娃走上这条路。”

  韩路想起陶桃娘家人那重男轻女的恶劣行径,忍不住点了点头。

  这批学员中有两个小伙儿,韩杨宋三人顿时来了兴趣,定睛看着视频。

  一看,不竟大失所望。

  这两小伙子业务能力也见一班,基本功还成,可舞台表现力实在不怎么样。一开腔唱戏,有点敷衍了事的味道,更别说感染观众。

  看完两男演员的视频,宋青山问杨光:“老杨,如何?”

  韩路忍不住插嘴:“不如何,也就在《长板坡》演演曹军将领,也不用唱,走上一圈,被赵云杀翻在地,然后下台领盒饭。”

  杨光忍不住扑哧一声,宋青山却不满:“这不好笑。”

  韩路:“本届青年男演员是废了,咱们看看女生。”

  接着,三人一出戏一出戏地看,这一看更是失望。

  女生也不成,姑娘们在这么多年的委培中估计是混日子混过来的,就算韩路这个半懂不懂的也看得出来她们基本功不是太好,亮相都亮不好,唱起戏来很多高难度的唱腔都整不了,直接含糊过去了事。

  负责业务的宋青山不住摇头,对杨光说:“老杨,这批学员比当年火把剧团还有特殊年代速成的工农兵学员还差劲啊!当年的工农兵学员上不了戏,也就在台上当宫女丫鬟。这么多年过去,那些人大多退休了,现在你又给我整出这么一群龙套,实在是消化不掉啊!”

  韩路撇撇嘴:“那老宋你的意思是不要他们,可能吗?人家可都是带编制的,当年也签了委培合同。我们中心不收,退去人社局,周局老秦要有地方安置才行。真那样,那两人还不得跟咱们翻脸。”

  杨光:“确实是没办法,先收着吧,接着看接着看。”

  这些姑娘的毕业会演实在不怎么样,韩路三人可都是看了几年陶桃这种已经半只脚跨入戏剧大师门槛的艺术家表演的,早就把胃口养刁了,顿时觉得浑身难受。

  见两老头有点撑不住,韩路就说暂停一下,吃饭了吃饭了。

  开始发飞机餐。

  不得不赞一声西南航空,伙食真的不错。有回锅肉、麻婆豆腐,还有……冒菜,大师傅的手艺也好得出奇,不逊色于五星级酒店。

  吃完,又有空中小姐拿来水煮芋头问要不要,还配上了香辣酱。

  对了,点心也值得一提,竟然是蛋烘糕——西南航空真是不走寻常路啊!

  吃完,三人迷瞪了一会儿,睡过午觉,韩路问:“二位领导,还看吗?”

  杨光苦笑:“老宋你说呢?”

  “演得真烂啊!”宋青山气道:“真是有点杠不住,韩路你把丁喃语的视频调出来,其他人就不看了。”

  丁喃语盛名之下不知道是否相符,也是单位重点关注对象。